蓝调刘洋

《中国制衣》2010年第12期

   刘洋的秀有月光倾泻的静谧……
   这场名为“月宴”的时装秀,用统一的蓝色调洗净了人们的眼睛,模特的象牙白肌肤,湛蓝礼服的光泽,还有“月亮代表我的心”的钢琴伴奏,使得台上风景充满了月光女神般的动人光辉。
   台下是传媒人的一致赞誉:不论是色彩还是造型,刘洋真敢“舍得”,也“舍得”的干净利落。尤其是当下许多人都在热衷大概念时,他的设计,还原了“一件衣服”最简单,最朴素的本色。
   蓝调子的“月宴”魅力在何处?因为它和所有的秀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奇装异服,噱头概念,令人昏聩的音乐统统没有。因为没有,所以拥有——很多人就这样爱上了这场把一切洗得干干净净的秀。
  
蓝色倾情的秘密
   刘洋精减了服装的色彩,款式,还一并将发饰,首饰也精简到了“最少”。 11月7日的入冬之夜,在北京饭店看“月宴”的观众眼中,唯有丝质蓝色礼服作在绽放温柔的光彩。许多女性观众不断地幻想着自己能像台上的模特那样,梳着光亮温婉的盘发,腰部点缀着荡垂和细褶,以古典淡雅的身姿走进人们的视线。
   时装周十多年了,没有设计师能把梦幻般的晚礼服做得如此接近平凡人的理想。
   刘洋花了1个星期做设计,2个月做服装制作,2个晚上做音乐,然后一次彩排也来不及就这样站到了时装周的舞台。整场秀的清丽脱俗并没有使他满意,因为灯光还不够亮,模特的步子踏的还不够轻,音乐还不够纯……他的完美主义,注定了自己对感知遗憾过于敏感。
   刘洋轻声细语的表达他的缺憾,他戴着蓝格的鸭舌帽,蓝色羽绒服和蓝色透着闪光的球鞋……他从小就特别爱蓝色,他名字中的“洋”字,也让他和蓝色冥冥中有了“天注定”的一世情缘。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却真正有了让蓝色从生活推向台前的强烈欲望。
   英语用“feel bule”(感觉蓝色)来表达淡淡感伤的情怀,蓝色的秀,蓝色的刘洋,蓝色的心情,不知这三者之间,究竟是谁感染了谁。做发布会的那两天,刘洋带着母亲来到北京,父亲的离世使得母亲格外脆弱,也格外需要陪伴,自此,刘洋始终陪伴母亲,不论是在广州家中“规律”的生活,还是出差时“不规律”的生活,刘洋说虽然有些累,但更觉幸福.
   清晨,母亲推开窗户看到北京下了厚厚的雪,发出轻声的惊叹时,刘洋在那一刻感觉到生命的喜悦就像雪天那样,以如此安静美丽的方式冲击你的生活。那个时候,蓝色藏在刘洋的心里,泛出一抹让人心疼的温柔。
   他无法解释清楚自己为何会那样畅快淋漓地使用蓝色,但是他知道蓝色的清雅睿智是一种禅境、一种哲学、一种生活状态。那一整年,挣扎在亲人离世的怀念中,他更了解如何更好的珍惜。他的作品,将他生命的变化,一点一点的释放。
  
感动心灵的法则
   刘洋的每一场秀,其实都带一些微妙的心情色彩。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他做过男装,童装,女装还有礼服的秀,而且每一场秀的视听效果,总是中国设计界最“令人感动”的。的确,许多看刘洋秀的观众总有一个感受就是“特感动”,至于为何感动,他们说不清。
   熟识刘洋的人却能了解他与作品之间的如影随形:追求唯美,追求心灵的感动。
   刘洋说:“我不追求什么流行趋势,什么STYLE,只要它够美,够我怀念”。因为只想让作品美,所以,他不在乎是否能引导潮流,接近哪个时期的风格,有没有创新,设计水平有没有更上一层楼。“我也不追求什么奖项,多一个少一个对我的人生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了”。
   因为作品受到的牵制越来越少,唯美风格的表现也就越来越纯粹。
   “我现在不想玩多大概念,我只想静静的把每一件服装做好,让音乐,妆容,服装等等传递一种生活状态,让观众看了以后觉得很美,是一种享受”。刘洋描述他对作品的价值取向时,说自己经历越多,越想“去繁从简”。“简”到让你联想到你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总蕴含无限大的“去繁的余地”。
   很多艺术家,尤其是东方艺术家最后都会对禅产生兴趣,那是因为纯粹的灵魂和思想一定是简单的,而繁杂这种似乎是“生命的必然旅程”,只有经历之后才敢于放弃,到那时,艺术家才会真正拥有表现灵魂和思想的能力。
当刘洋谢幕并出人意料地用英文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时,观众被感动了。
   “月宴”感动了许多人,有人问刘洋是如何做到的。刘洋说,“感动”二字说难很难,说容易也很容易:只要自己用心去做好你的设计作品,作品才会有灵魂,才能让人感动。
   在他过去近20年的设计生涯中,他一直信奉的“感动”二字,正是他获得设计界的最高荣誉,获得诸多知心朋友,获得一个足以令他感恩尘世的永恒法则。
  
静雅生命的分享
   那么,在获得名利却已不惑的刘洋,最想要的生活状态是什么呢?
   他说目前他要筹拍三部戏,由自己来演。一部是反映当下时装圈的,一部是农村戏,一部是古装片。理由是:三部戏可以让自己“当一回现在,当一回农村人,再当一回古人”,人生的角色差不多就全了。
   刘洋能演农村戏吗?面对质疑,他立刻将双手放进袖筒,做出农民晒太阳的姿势,以示自己的设计师身份不会对他的角色诠释有影响。做完动作,自己又大笑。别说还真像!可能有人会说刘洋不务正业,但刘洋却认为跨界更能丰富他的设计生活。
   刘洋说我要静静的用心做好每一件高级订制服装,不仅自己享受这种创作的愉悦,还希望找一些圈里要好的朋友和客户在优雅的环境里,一边喝着咖啡和玫瑰茶,一边用红酒品尝着优雅的设计作品。
   我发现残酷的岁月让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多,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保护她陪伴她,度过幸福的晚年,我不想生命中有遗憾,尤其是亲情的遗憾”。这时刘洋开始片刻的沉默,他对人生的欲望似乎瞬间回到了起点。
   “其实作为我个人,我最想要的就是让家人和朋友幸福,情是人一生的缘分,人应该细细的享受这份美好。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希望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比如做秀,我认为名师需要有责任把‘什么是美’的价值观通过作品传递出去。做品牌,我的设计一定要对得起公司的财务报表。做儿子,我希望妈妈能多享我这个儿子的福。
   刘洋说,他一直在寻找一种禅的生活状态,不论是作品还是心情。
   他买了名车,却时常搭公车上班,朋友说他放着名车不开简直是浪费。刘洋说,他增加污染才是真的浪费,自己能为环保多尽一份薄力就多一分安心。他从美国回来,对环保的概念更强烈,行为也更自律些。他很欣慰同日本旭化成的合作成就了用环保面料展示其高级的时装行动。
   他是中国最早设立高级订制工作室,许多明星都是他的客户但却不曾在媒体上大肆宣扬,因为客户需求是由来已久的事。
   现在的刘洋,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去实现“静雅”的人生状态。他说,东方人喜欢禅意,而他对禅意的理解,其实就是一种静雅的生命状态。这种感觉一如刘洋自己对“月宴”的描述:它可以在更深层次里唤醒我们心灵的纯净,寻找失去的优雅……
   视觉是对心灵的模拟。事实上,不是月宴唤醒了人们心灵的纯净,而是因为有了纯净的心灵,才会有干干净净蓝调的月宴。